象牙塔

fly!

是少女!!

老相册:

街角的探戈;

相册君超爱这张照片,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呢?

1954年,伦敦,Robert Doisneau摄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他是天使吗?

老相册:

抱着鸽子一脸满足

1933年,巴黎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杰希生日快乐!祝对称!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赞同。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同人连载,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


(10)《避开热闹,也是一种修行》——论对热圈的敬畏


(11)《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12)《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3)《描摹深海下的冰山》——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


(14)《爱亦有价》——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亲爱的叶修:恭喜你走入了二十岁的殿堂,今年你要得到人生中第三个联盟冠军,接着走在人生的征途上。也十分幸运能够看到你实现动画化,动画里的你真的超——酷的!
而我呢,也在认识你四年之后,找到了自己前进的方向。虽然我没办法做一个光鲜可爱的小姐姐,用超灿烂的笑容告诉世界你有多好,甚至没有足够的力量站在你身前为你遮风挡雨;但是呢,你曾在我对理想失去信心的时候,为我在黑夜里点燃启明的灯火——所以呀,就让我祝福你,怀揣着无限的勇气和永恒的理想,坚定的想着光辉的未来走去,永远是鲜衣怒马,少年意气。

❤️

no more meeeeee!!!!

【知乎体】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

要说我叶的力量有多强大,光是雪夜里烟灰的亮光都足以点燃我的整个世界♪( ´▽`)

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知乎体,荣耀位面的普通叶粉视角,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常规赛后期,无cp。


可以联动之前的那个论坛体(连接在下面)。










当叶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在论坛看到一个帖子【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宛如梦回十年前】,对画风清奇的叶粉感到好奇,采访一下当事人们,问一下当叶粉是种什么体验?


 


 


1037个回答


 


一只地鼠


君莫哈哈哈哈、吹叶是一种生活态度等5029个用户赞同了该回答。


 




不邀自来。


久违地上知乎查点生活方面的小建议,在首页看到这个提问简直心头一动就进来了。


真正的叶粉即使十五年也会纠缠不休下去,谢谢。


 


有人可能说我吹逼,现在都才第十赛季,哪儿来的15年,这是当然是夸张了,我只粉了他十一年而已,蛐蛐四年怎么可能见异思迁。不过即使他以后退役了,不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说真的我觉得这个人我再喜欢十年也不会腻。


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而已。


不算什么证明的证明,一区首版卡和账号,叶修相关周边,和我这么多年的荣耀相关答题记录,免得有人说是分享我现编的故事。


【图片】【图片】【图片】


 


慢慢说,可能絮絮叨叨地有很长。


 


喜欢我叶的第一年,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算是个开服咸鱼,买了首版卡也没有马上去玩,那时候我才14岁,是个风华正茂的中二美少女,你不要看我年龄小,不是所有美少女都只喜欢看综艺追星热爱腐文化,反正死肥宅是不分年龄性别的,笑。


虽然我在steam圣诞打折氪金,源氏也不贼6,渣基三,可是我知道,我是个会喊德玛西亚的好女孩。


反正我就是入坑了当年宣传得铺天盖地的荣耀,还好我爸也玩,家里电脑也安了读卡器,稳。


然而初二初三并没有那种闲暇的时间去玩,我那时候读的是住宿制的学校,最后直到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到荣耀。


那时候我随便的选了战斗法师,因为甘道夫说不能近战的法师不是好的狂战士,战斗法师听起来就很像能满足中二美少女又想当高贵的法阶又能近战肉搏的梦想,虽然实际上也没啥问题。


我第一次看到“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是在论坛精品区的战斗法师攻略里。


真是壮观啊我记得,战斗法师的攻略那时候说不上多,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少,浩浩荡荡一大页基本上都是这个账号下发表的攻略,我还蛮吃惊的,心想肯定是个dalao吧,然后慢慢悠悠多多少少地看了点。


反正现在也还找得到,直接在精品区搜一叶之秋翻翻就能看到,什么职业都有,他在所有人都还在开荒的那个年代,就已经牛逼得要命。


啰嗦了半天,说说我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吧。


他的大名当年在第一区就无人不知啦,就想君莫笑之于第十区那种知名度,但是一开始我也只是只闻其人不见其身这样,毕竟是个咸鱼低玩很难参与到他所在的那种高端战场。


然而有一天走了狗屎运一样的,我在野外练级的时候,很偶然地遇到了野b战场并躲起来看了半天。


啊啊啊,那个画面,即使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心动不已,一见钟情你们懂吗?


野战现场的混乱谁看谁知道,我叶就在那个种混沌的场面里,提着却邪,一杆战矛,像是盘古开天辟地,杀出了一片清明。


我知道肯定有人要说我粉丝滤镜厚得就像生命的白银,但是野战那种环境下真是摩肩接踵人头涌动,一叶之秋杀进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谁,但那种锐不可当的,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气势,深深地深深地震撼了我。所以即使我叶后来有了心脏之名,换成了君莫笑的散人快打,提起他,我心里都会想起那个夏天里,那个人带着他的战矛势如破竹地杀进乱围里,点燃了世界。


我那时候就在想,沃日,好几把酷炫。


中二病的热血在一瞬间就被点燃了,真的帅爆了,后来都说王杰希周泽楷有煽动性,但是那一瞬间我只想站在这个人背后摇旗呐喊为他献上祝福,他要去征服世界。


后来我木呆呆地没反应,被人杀了都没注意,灰掉的画面里一叶之秋已经搞定了一切抽身离开,但是我心里的那幅画面可能永远也不回褪色了。


我复活回城以后加入了嘉王朝,那时候荣耀已经有一些小比赛,要有职业比赛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我就想我要当这个人的小粉丝,我要看他站在最高处。


后来我努力地升级,技术还行终于算是混进精英团当了个替补,也跟在队伍的最后被他指挥着打了几次本,我叶那时候还不是现在这种懒散的烟嗓,声音真是清锐又自信,想来真是年少轻狂。


他指挥的时候有时候得空了,还会指点团里的人几句,我跟着下本的那几个录的视频,我现在都还存着,他和我说,最后那个小战法节奏要跟上哦,啊那时候我想,我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粉丝了。


他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从来。


 


喜欢我叶的第二三年,他叫叶秋。


高二刚开始的时候,荣耀联盟的职业联赛开始了,第一次比赛前我们都在公会频道里给他刷我们会是冠军,他说那是当然的,那么我们都相信嘉世会是最后的胜者。


终于知道他叫叶秋,我周末回家抽空看比赛,叶秋也好一叶之秋也好,他的比赛视频我还学着做过剪辑,一叶之秋only,叶秋语音only,对,痴汉,我特别喜欢他,听听他那种特有的实话实说般的嘲讽我都开心。他露面不露我好奇过,但是到最后也无所谓啦,我想看他提着却邪一往无前杀到荣耀的巅峰。


然后他夺冠了,我在期末复习的自习课上抱着同桌的手机暴风哭泣,吓得他和我说话都小心翼翼。


我觉得特别好,最后的那个小战法跟上了,像是征服了自己脚下的一亩三分地。


 


喜欢我叶的第四五年,嘉世王朝三连冠。


第二年夺冠的时候我抱着我的闺蜜阿姆斯特朗加速旋转,开心得想要裸奔三圈。


第三年夺冠的时候我在教室的角落里抱着我同桌的手机疯狂锤大腿,他的腿,想要放声大笑又想嚎啕大哭,我叶那么棒,世界都是他的。


那种快乐x3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那种幸福溢满心底,一叶之秋在屏幕里挥着却邪,我就感觉……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只要跟在他背后,就能跟着他征服世界。


叶秋对于斗神时代走过来的所有粉的影响都是难以磨灭的,对叶粉更是不用说,就像我们粉丝群里有几个前辈,成家立业好久了,即使游戏不再玩了,还会关注叶修的比赛,进了季后赛必到现场,叶神被黑的时候,都一群中年人了,还咬牙切齿地撸起袖子去论坛和人撕。


“别人我不知道,”一个都当老总的人生赢家的哥们儿当时和我们说,“只要你看过秋神那时候扛着嘉世向前冲的那些比赛,你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那种人,我不会信的。”


他在之前从不出现在媒体面前,除了比赛也没什么话,访谈屈指可数,但是你就是会情不自禁地相信他,信过他超过自己,他就是有这种人格魅力。


反正这感觉你荣耀粉里除了中老年叶粉都没人体会过,解释了也没法懂,想来还有点寂寞。


 


虽然我的梦想不是打游戏,但是这不妨碍你叶成为我前进的动力,比什么都管用,我的学霸同桌是霸图粉,我想我怎么能败给我叶的手下败将的粉丝,我就开始拼命用功学习。


哇你们可能真的不能想象偶像可以带给人什么力量,我高考开始前的那几分钟,手里捏着笔,紧张得要死,手抖得几乎写不了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我想到他,心里面一遍又一遍地念叶秋和一叶之秋,我就冷静下来了,我叶可以夺冠,我当然也可以好好地高考。


然后我就冷静下来,开考的铃声混着空调送风的声音也撼动不了我想考好的心。


中二病不会毕业,也无所畏惧。


 


喜欢我叶的第六年,还是超喜欢他。


第四赛季的决赛是我第一次去现场看比赛,跟在嘉世的粉丝团后面,青岛那场,季冷自爆带走我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全场都懵了,之后解说和霸图粉就疯了,我脑子一片空白,直到荣耀出现在大屏幕上霸图粉开始欢呼,我都没反应过来。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之前从来都是别队粉仇视我们叶粉嘉世粉,万万没想到我还有和霸图粉撕逼的一天。


嘉世走的时候谈不上多垂头丧气,但是我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难过,三连冠风光无限的时候我叶不出场,我想他也一定在某个地方开心着,如今丢掉冠军,大概也在那个地方暗自抽烟。我不觉得他会悲春伤秋,一叶之秋肯定还会提着却邪撕开一切,他那么强又那么温柔,我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法师。


哎说不清那时候的感觉,我组织不好语言,大概就是我觉得很难过,我叶大概也有点难过,但是谁都不会怀疑,他肯定还会一如既往地,扛着嘉世锐不可当地踏着炫纹向前冲去。


其实你们总说斗神这个称号是给一叶之秋的,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所有的称号其实都应该给操作者,毕竟那个凌厉得不可一世的角色,是叶修操作出来的。孙翔的一叶之秋和叶修的一叶之秋战斗风格差别就很大,虽然同样强大,但是我更喜欢叶修那种潇洒又自信【停停停你不要再吹了。


我还是很喜欢我叶,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叶是荣耀之神。


 


喜欢我叶的第七年,并没有七年之痒。


十分奇怪,因为学业我对荣耀的关注度下降了,但是对我叶,还像是一见钟情的那一天。


硬要举例的话就像追星的小姑娘,他的周边我收集得不太齐全,但是一看到一叶之秋的画面,我都忍不住捂住心口,啊还是那么酷炫。


嘉世的成绩不再像以前一样耀眼,但他在我心里还是闪闪发光的,冠军没了当然会失望,但是我还是保持了一叶之秋only的视频剪辑,现在都还在我的网盘里,10个G你敢信?荣耀论坛的叶版里还有我的精品贴呢。


补充一句,我不是太太粉也不是腐女粉,叶橙这个cp也不差不多从这一年开始成为荣耀的国民cp,如今还是如日中天的,偶尔刷论坛看到腐向同人楼第一句都是不带叶橙可见真是感觉梦回十八。


恕我直言,只有荣耀女神才配得上我叶,除此之外谁都不行。


啊怀念过去就感觉我自己老了,那一年我在第五区开了个新号玩,非常非常不可思议地,遇到了他的小号。


我心里的高玩乃至于我在论坛里听说过的职业玩家,即使在游戏里感觉都是一身高配的橙装宛如在发光,那时候夏休期时不时都有职业玩家在神之领域抢个boss什么的都是一身顶级橙装,所以在看到我叶小号的时候,我简直不相信是他,不过你们现在大部分都知道了,叶修帮兴欣抢boss的时候那叫一个随便,一身环保随便什么职业就去了,反正技术碾压。


由于痴汉好几年我对叶修的声音其实挺熟悉的,再加上叶版有他的音源分析贴,我自己都做过叶修的鬼畜,不知道还在不在G站。


听到那个装备简陋的魔道学者传出我叶的声音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生怕是搞错但是又忍不住地期待,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是叶神吗?他转过头来有点惊讶地问是嘉世粉吗,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了句不算是,是您的粉丝,喜欢您好久了。


他也没在意,笑呵呵地说那都一样啦,接着用那种打着商量的语气和我说,不要告诉别人啊,副本要是掉了秘银吊坠一会儿送我。


我当时都要窒息了,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失态,整个副本过程浑浑噩噩不过靠着本能还算没出什么岔子,简直感觉幸福在疯狂地捶我家的门,快乐扼住了我的咽喉。


其实我有秘银吊坠,虽然最后副本没有掉落装饰类,他还是送了我一根发带,绿装,说我这小号上也只有这个啦,下次有机会送你更好的,接着就听到那边有人叫他去干别的了就下线了。


我简直要幸福爆炸,感觉可以表扬胸口碎钻石再加十个阿姆斯特朗270°旋转后空翻。


你说说我为什么喜欢这个人,他值得全世界喜欢。


 


喜欢我叶的第八九年,一如初恋。


嘉世成绩下滑的这两年,我还是很喜欢他。


我渐渐成为一个现充,同时也进入叶粉养老状态,我一开始的加入的那个叶粉群不少人也变成了现充,有人退出也有新人进来,但是不变的是留在这的大家都还是很喜欢他。


也见到有人谈他嘉世配合差,论坛开始有人说斗神跌落神坛该改朝换代了,说句实话不难过是假的,但我想啊,像他那样的人,也许真的不需要粉丝什么的,因为他从来不在意,一叶之秋的单挑战绩依旧很强,舆论干扰不了他,其实需要他的始终是我们这些粉丝。


我所在的那个叶粉群属于年代比较久远的群了,大家都是斗神时代入坑或者更早的,年龄和叶神差不多或者更大,我之前就说了,他有一种让人信任和安心的气场,好些人多说过,啊还好有叶神不然xxxx我就坚持不下来了,一想到他,就又多了一点点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论坛里很多人说叶粉的自嗨能力和脑补能力一流,但是也不想想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这份自信。


他有这种魅力,他对有些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厉害的电竞选手一个偶像,更多时候你看到他还站在那片赛场上,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鼓励了。


却邪势不可挡,炫纹熠熠生辉。


 


喜欢我叶的第十年,他退役了。


写完想了想还是连着十一年一起写了吧,中间不知道怎么分段。


说到这个地方我难免有点情绪激动,我写下这个回答,就像是在怀念我整个青春。


看到嘉世的公告的时候无异于天崩地裂,真的,我当时还在上班,白底黑字一点一句,就像突然丧失阅读中文的能力,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今夕何夕。


我办公室有个前辈,之前一直不是很熟,看起来非常严肃又死板的中年男人,当时哗啦一下站起来冲出去,过了好久我呆愣愣地看着他红着眼睛回来,隔壁桌的小姐姐和我说,好像是那位前辈的喜欢的选手退役了。


我后知后觉地想,原来觉得世界都毁灭了的人不止我一个啊。


群里当然爆炸了,唉,再加上电视台的那些剪辑和催泪瓦斯,真的,眼睛都哭肿了,怎么化妆都盖不住。


有的人直接A了荣耀,也没有人拦着。


我当时特别矫情地想,怎么会有这么冷的冬天,小战法再也跟不上了。


那段时间人都瘦了,我妈视频的时候还问我是不是失恋了。


再之后一点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君莫笑在第十区横空出世,嘉世开始明里暗里黑叶修,那时候嘉世粉黑叶修就开始有苗头了,粉群群主当时就发公告,原话是:“叶秋是什么样的人,群里各位粉了这么多年各有心里的计较,如果还喜欢的当然可以留下,不过如果喜欢他连信任他的人品都做不到,那我们可以好聚好散,想要离开不用打招呼,理性讨论适当,引战禁言,拐弯抹角酸里酸气的黑直接踢。”


后来嘉世出局,情况像是野狗脱肛,叶黑越来越多,论坛一天撕好几页的主题帖,舆论大环境几乎一边倒向嘉世,叶版几乎被爆破。


但是叶粉什么时候怂过啊,斗神时代的时候我们就横着走,嘴炮不输jjc不虚,都说粉随蒸煮,他这么好,我们难道要给他丢脸?我叶即使是退役了,不帮着你嘉世了,那也是他的选择,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辣鸡来黑他。


不可能忍得了,真的,群里好多潜水的人都出来了,一排马甲号换着上去撕叶黑。


后来起起伏伏好几次,虽然叶神一直没出来说过,不过他从来不出现我们也习惯了,该打的jjc还是要打。舆论变向,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有人在操作在买水军,然后我们撕黑就有了调度。


包括在叶版的撕逼也是一直有调度的,叶版的好几个千人大群里,大小版主和管理都在。


很长一段时间内入群须知就一句话:“别人怎么黑叶神无所谓,但是记住,作为一个叶粉,不准给他抹黑。”


挑战赛的时候事情进一步发酵,在爆出叶修就是叶秋的时候事情达到高潮,我现在很难回忆起当时那种状态了,没有谁不难受,说着我们是叶粉,但是嘉世也是叶神扛了这么多年带着打下王朝的队伍,这种抉择简直就像你爹妈离婚你决定跟谁一样难以抉择,脱粉的人太多了,但是你知道他们只是难过。


太难了,太难过了,难过到甚至怀疑自己,有人在群里说:“要是叶修出来说一句就好了。”我隔着屏幕都体会到那种近乎绝望,没有支持的战斗太累了,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但是又从来都没有解释,我有时候都会想我是不是在为了个不那么好的人在做这些无用功,我喜欢的也许只是我心里对这个人的一种印象,但是没有人放弃,坚持到这个时候谁都不想放弃了,维护叶秋几乎成了我们的本能,大家互相鼓励,说等到挑战赛结果出来,就一切都明了。


有时候实在是累到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会上游戏看看他送给我的那个绿装发带,想起他说小战法要跟上啊,我就想,醒醒,你叶会是他们瞎几把黑的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


我把这个发带的截图和故事发到群里,死水沉沉的大家又讨论起来,讨论跟着叶修下过的本抢过的b,气氛好了很多,我们这种老粉在嘉王朝的时间那么久,总是多少有点和偶像接触的经历的。


你一旦想起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你又会燃起那种信任,发自内心地觉得,叶秋也好,叶修也罢,那么喜欢荣耀的斗神,怎么会是他们说的那种毫无仁义反水母队的坏人呢。


最后兴欣赢的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在哭,群里大家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地发祝贺彩那个小礼花的emoji,我的那个中年叶粉同事在部门的微信群里发了一个超大的红包也不说为啥,我想了想,上淘宝给兴欣寄了个烟灰缸。


那可不是吗,我喜欢的那个人,还是我心里的荣耀之神。


 


现在他又重新回来啦,一叶之秋也好君莫笑也好,我匮乏的语言很难形容他具体有多好,说了半天都在吹他,不过我们叶粉的日常也就是吹叶了,现在他要带着他的小网吧队一路冲向季后赛了,他说要力争总冠军,我就相信他会拿到总冠军,刚刚喜欢他的时候我就坚信他不会让人失望,从来都不。


他的生日刚好也快到了,那我就在这里提前祝他一句生日快乐吧,明天起床认真上班拿工资,筹资给他在h市投放生贺广告我们也做了好几年了,今年也不会例外。


 


祝我的荣耀之神,这一生武运昌隆,一往无前。


 


编辑于2025-05-20










一个瞎扯的故事,写的时间间隔有点长,有一部分感想是来自我自己,当初追连载的时候追到兴欣夺冠的我真是和我的同学一边排着体检的队伍一边涌豹着哭泣,他那么好,真的可以当做一种动力放在心里,高三最后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说我是中二病我也认了,确实这样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